‧人行道‧行道人‧道人行‧
 
 
 
回上頁   古往今來-09   神聖佛真   人間至德   真善美   網 誌

吳承恩─
《西遊記》作者,中國古典四大名著之一

  《西遊記》成書於16世紀明朝中葉,作者吳承恩(1500-1582年),字汝忠,號射陽山人,淮安府山陽縣(今江蘇省淮安市)人。精於繪畫,擅長書法,一生不同流俗,剛正不阿。嘉靖二十三年,四十歲時方得貢生,授長興縣丞。他之所以才高而屢試不第,與他不願做違心之論討好上官有關。他在《二郎搜山圖歌》一詩中寫道:

民災翻出衣冠中,不為猿鶴為沙蟲。  
坐觀宋室用五鬼,不見虞庭誅四凶。  
野夫有懷多感激,無事臨風三歎息。  
胸中磨損斬邪刀,欲起平之恨無力。  
救日有矢救月弓,世間豈謂無英雄?  
誰能為我致麟鳳,長享萬年保合清寧功?

  吳承恩認為民災的形成,是社會現實的醜惡,原因在於統治者用人不當,以至五鬼、四凶那樣的壞人當道,他想「致麟鳳」,行「王道」,扭轉乾坤,但懷才不遇,壯志未酬,只能胸懷慷慨,無事臨風歎息。明代小說家《天啟淮安府志》評價他「性敏而多慧,博極群書」。據記載有至怪小說集《禹鼎記》已失傳,目前只遺留後人《射陽先生存稿》四卷。

  《西遊記》故事取材自唐太宗時代,名僧玄奘赴天竺取經史實。《西遊記》也是中國文學史上一部精彩的神怪小說,作者本人在實際遭遇上的不平抒發與寄託,從故事看來是以取經為主軸的小說,實質上是作者吳承恩對當時明朝的政治社會的縮影,而有所感嘆與影射暗喻。

《西遊記》是三教合一的一部心學

  《西遊記》反映了中國釋、道、儒三教合流的思想體系,將道教的天上、地獄和海洋神仙體系與佛教的西天揉合一起。其縱橫變化,以猿為心之神,以豬為意之馳,其始之放縱,上天下地,莫能禁制,而歸於緊箍一咒,能使心猿馴服,至死靡他,蓋亦求「放心」之喻。《西遊記》可說是三教合一的一部心學。

  很多道教人士認為《西遊記》不僅是一部文學名著,同時還是一部闡述「金丹大道(即內丹術)的「丹經」。所引用的很多韻文和詞彙,皆出自道教內丹派作品,如:馬鈺的《漸悟集》、王重陽的《全真集》、張伯端的《悟真篇》、彭致中編的《鳴鶴餘音》等。

  西遊記中的「佛」是指內丹術中的元神。真經乃「修行之總徑」、「真經無字」,可見道教內丹家呂洞賓所作的一首內丹詩《真經歌》:「真經原來無一字,能度眾生出大羅。」藉喻人體的元精、元氣,修煉內丹時,元精、元氣充足,能滿足元神的需要。在《丹經》中,常用「西」來指元氣,內丹家認為元氣五行屬「金」,而「金」所對應的方位是「西」方,如《悟真篇》:「若問真鉛何處是,蟾光終日照西川。」《西遊記》附會為隱喻道家修煉之道的書,其目的就是借這部民間所普及,為人所愛讀的通俗小說,傳佈其教,挽救當時道教日益衰落的歷史命運。

  雖然《西遊記》中有很多佛教的詞彙,如:四大部洲、佛、菩薩等,並且故事也是取經見佛,但它更有道教「性命雙修」的特徵,講陰陽、五行等,具有道教內丹術義理的色彩。佛教以「見性」為長,道教「煉命」而著,此是內功;儒教之「入世功行」為外功,《西遊記》可以說是在三教同參思想下形成的。

  部分研究人士認為,《西遊記》其實帶有在嘉靖年間,明世宗迷信方士,尊崇道教,奸臣嚴嵩等人因為善寫道教的青詞而備受寵信,朝政腐敗昏亂。《西遊記》裡面主要是道教的思想,卻反對道士,支持佛教僧人,可能是當時社會民情對政局的反抗。

  《西遊記》與《三國演義》、《水滸傳》、《紅樓夢》共列中國古典「四大名著」。明代文學家、戲曲家馮夢龍將《水滸傳》與《三國演義》、《西遊記》、《金瓶梅》定為中國古典「四大奇書」。

(仁元整理 2013/10/04

(2013/10/06) 











吳承恩故居─ 江蘇淮安
庭院迴廊
院內《西遊記》故事雕像
作者 吳承恩塑像
故居簡樸典雅
院內迴廊



寫作書房

火燄山的故事情節
膾炙人口《西遊記》的傳奇故事
《西遊記》的靈魂人物─ 三藏、悟空、悟淨、八戒



聖靈山玉皇宮道元宗版權所有  宗址:23549 新北巿中和區灰磘里員山路6號之3  E-mail:day-org@umail.hinet.net